「與難民同行.社群關愛」

讓難民重拾尊嚴

陳維涓
(青年全球網絡)

/ 2022年8月26日

你的讀後感:

感謝提交!

在香港璀璨繁榮面紗的背後,約有一萬四千名從世界各地到港的難民及尋求庇護者寄居在我們當中。他們每天都期盼著能通過統一審核機制的確認,可以用難民身份遷移到收容國。統一審核機制是由香港政府統一審核免遣返聲請,就反對驅逐、遣返或引渡離開香港的免遣返聲請作出裁定。尋求庇護者得先通過政府的審查,獲批免遣返聲請者資格,再到聯合國難民署(UNHCR)聲請難民身份。審核程序繁複,尋求庇護者一般得在港等候三年或以上時間,部份個案的等候時間更長達十年以上。

難民及尋求庇護者抵港前往往飽經風霜;歷盡種族滅絕、戰爭、迫害或自然災害等身心靈的創傷。尋求庇護者留港期間被禁止工作去賺取薪酬,慬靠政府每月提供的一千二百元消費券用於購買生活所需及一千五百元的住宿津貼。當中較主動的,可能會接觸教會及非牟利機構,從而獲得一些經濟援助,在微乎其微的資源下掙扎求存。

二〇一三年,青年全球網絡(Youth Global Network)的青年全球發展基金開展了首個難民事工,名為Global Youth Connect。GYC是一個融合了本地大學生、內地生及在港尋求庇護者的青年群體。我們相信透過結識新朋友,參與和融入新群體,能讓滯港尋求庇護的青年人重獲尊嚴和肯定,更正面積極地面對自己的處境和身份。

隨著與難民及尋求庇護者的接觸日增,我們發現普羅大眾對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所知及關注甚少。因此事工期望能藉創意的方式去推動社區關注和回應有關需要,例如於去年舉辦的首屆「CArtREfugee」明信片設計比賽,旨在提高普羅大眾的意識,支持在港難民和尋求庇護者。

除了關心生活在我們城市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外,我們亦心繫因遭俄羅斯入侵而被迫逃離家園的一千一百萬名烏克蘭人。我們決定將今年「CArtREfugee」明信片設計比賽獻給烏克蘭難民,主題為「We Care」。由於大部份離開烏克蘭的難民已逃往波蘭、羅馬尼亞、匈牙利、摩爾多瓦等鄰國尋求庇護,我們將得獎者的設計印製成明信片,並邀請香港多間教會的弟兄姊妹寫上對烏克蘭難民的誠摯問候與祝福,寄給海外流散的烏克蘭難民。

另外,我們開發了一項名為「Project I Dignity」的新計劃,為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印刷「I Dignity」卡,透過本地青年去邀請並推動不同社區中的商戶和服務供應商,為持有I Dignity卡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提供折扣和服務。「Project I Dignity」是一個為期三年的計劃,現已有近六十間不同商戶自願参加。

感恩能在難民事工中經歷到教會及機構間彼此的信任和美好配搭。期望有更多教會及機構參與其中,關懷和支持這些在我們城中作客旅和寄居的難民,共證福音!
 

基督徒・在行動

安德里

(基督教勵行會)

/ 2022年9月23日

基督教勵行會是一個在香港相當有名的組織,特別是它對難民的影響,過去,從越南抵達香港的船民被安置在香港各地的難民營,一些在舊啟德機場附近。這就是我們卑微的開端,為逃離戰爭、迫害和悲劇的最脆弱群體開辦課程,提供救濟和支持。

隨著越南難民最終重新安置到其他國家,危機結束後,基督教勵行會的工作逐漸發展。它的重點轉向幫助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我們還為香港的少數族裔社區提供服務,例如在佐敦和屯門開設了兩個社區救助中心。這些社區的居民包括巴基斯坦人、印度人和尼泊爾人,他們面對的障礙有很多,如不明白本地的語言、面對缺乏就業機會和感到孤單等等。我們的中心為他們提供了許多積極變化和影響的平台,我們今天仍然看到這些驚人的影響,如許多使用我們服務的青年進入大學,找到主流工作,如警察、教師和其他高薪職位。我們還為家庭移民工人建立了一個中心,在那裡我們協助了許多脆弱的工人,他們如此勤奮和專業地服務香港家庭,卻被虐待或非法解僱。在我們的中心,他們可以找到專門的個案工作者,為他們的索賠提供法律支援,提供一個安全和保密的庇護所,最重要的是尊嚴和一個支持他們的地方。

二〇〇四年,本會總幹事張洪秀美看見難民這個人數不多但卻充滿苦難的群體。早期,香港人對難民不是忽略,就只知道越南難民。但是,這些非洲人、南亞人因戰爭、宗教迫害和更多的事,來到香港尋找安居之處,卻沒有基本的支援,如住房和食物。總幹事隨後與一些教會團體一起,在香港最惡名昭著和最具挑戰性的地方重慶大廈建立難民中心,那裡是大多數香港人從未涉足,或對其有負面印象的標誌之處。

我們從提供一些早餐和基本的捐贈開始。那時,機構只租了一個小單位,到現在,我們有兩層樓共三個單位,一個廚房提供每日膳食、英語和粵語課程。還有婦女賦權計劃、體育、音樂和藝術活動,最重要的,是每週六天開放的救助中心。我們為超過六百個有孩子的家庭和來自七十多個城鎮、宗教和文化團體的成人提供服務。

我們已經見證了二百多名受助者重新安置到美國和加拿大,透過我們的支持,許多人正過著非常成功的生活。我們有一個了不起的年輕人,他在二〇〇八年作為一個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來到南亞,最終來到我們的門前,我們幫助他發展IT技能,他被重新安置到美國,在微軟獲得了一個高級職位,現在於美國銀行擔任副總裁。

另一位傑出的受助者是埃及基督教頻道的記者,他因為工作而受到迫害,甚至他的攝影師也被槍殺,他設法逃了出來,八年前來到我們這裡,今天他是我們的社區領袖,我們與香港的大眾交流難民的情況,許多香港人都來參觀我們的中心,他的分享讓大家深受感動、啟發和激勵。

我們一直是一個服務未被服務者的組織,即香港最邊緣化、最弱勢和最孤立的社群。我們相信,神給了我們這個社會角色,讓我們成為改變的容器,向人展示神的憐憫和人應有的尊嚴。我們經常被問及,我們是怎樣的基督徒,但事實上,我們機構的名字Christian Action就有這個意思,我們是──「基督徒・在行動」。

和平大使
── 難民牧養事工

楊穎兒

(九龍佑寧堂)

/  2022年10月19日

我們的故事

十五年前,現任堂主任王美鳳牧師開始在九龍佑寧堂服侍。當時她留意到有不少尋求庇護者或難民朋友來到教會,參加主日崇拜和查經班等聚會。

在一次查經的聚會中,一位來自非洲尋求庇護的弟兄很沮喪地分享他在香港生活的苦況。遠離親人,不能工作,被迫依賴別人的救濟。語言不通,因膚色和身份飽受歧視,面對不可知的未來,身心俱疲。這位弟兄分享到,原來逃離家園來到香港,只不過是進入了另一個囚牢,生不如死。王牧師聽了弟兄的哭訴後,心感不安和難過。她想起耶穌說:「我來是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十10)。對於難民弟兄姊妹來說,豐盛生命是甚麼意思?就在這個禱告求問之後,王牧師看到難民弟兄的恩賜和強項。每一個人都是神所愛的,祂必給予不同恩賜,讓他們活得快樂豐盛。

王牧師發現這群來自非洲的弟兄能歌善舞,打起非洲鼓時很有動力和感染力,於是就組織了「非洲之聲」小組。這小組是由一班來自非洲不同國家的尋求庇護者所組成,既是團契,又是樂隊。他們聚首一堂,擊鼓作樂。首先在教會崇拜獻唱,之後教會就開始安排一些外展的分享活動,讓難民弟兄們通過唱詩、打鼓、跳舞和分享故事,讓其他教會的弟兄姊妹,和校園的年輕學生了解難民的生活和處境,學習欣賞豐富的非洲文化。外出分享的弟兄就是「基督的和平大使」,傳揚愛,彼此接納和分享多元的訊息。弟兄通過外展參與,建立信心,與不同社群建立友誼,增加社會對難民的認識。

自始,「和平大使 - 難民牧養事工」繼續按難民的需要和處境而發展。現在事工主要是針對難民整全生命的牧養而推行,在以下三個領域發展。

第一、靈性牧養──扎根於聖經的教導,並以上主的大愛,牧養來自不同國家及宗教信仰的難民朋友,回應他們在靈性上、情緒上及生活上的需要。

第二,賦權活動──舉辦各類型的賦權工作坊,既能夠讓難民朋友充實自己,又能幫助他們投入社會。

第三,公眾教育──定期舉辦公眾教育,使香港社會各界能夠明白難民群體所面對的困境,也藉此推動教會群體關懷難民,共同實踐愛鄰如己 。

昔日有不少曾經參加「非洲之聲」的朋友,在獲得難民身份或居留權後仍然居留在港,並且委身在本地不同的教會和非牟利機構,繼續為難民群體提供不同形式的支援服務。

今日,九龍佑寧堂所服侍的尋求庇護者和難民,分別來自非洲各國、南亞及中東地區,年齡由初生嬰孩至七十三歲不等。當中,60% 是成年人,40% 是青少年及兒童。我們舉辦的活動包括難民團契、難民廚房、外展分享、真人圖書館、成人及兒童合唱團、烹飪班、縫紉班、游泳班多個戶外活動日等。雖然近年事工受疫情影響,但我們仍然在牧養及外展教育的事工上不遺餘力。

我們是全球難民危機中的一員

多年來,九龍佑寧堂的難民事工都充滿挑戰性。一方面是群體本身的不穩定性,難以發展具長遠性的項目;另一方面是群體的流動性較大,使我們許多時都要適應不同的需要和變化,就如每年都需要重新調整事工的可持續發展性。

事實上,我們難民群體的結構,與全球的難民危機有著緊密的關係。這些危機包括迫害、戰爭、氣候變化、侵犯人權、經濟困難、饑餓、性別和性取向等,均直接影響今天我們服侍對象的人口分佈。簡而言之,難民危機所帶來的影響,不限於某一些國家的問題和責任;相反,難民危機是一個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參與全球公義的號召。當不公不義的事情發生在這世界的時候,任何一個世界公民都被召喚,加入到這個使命當中。教會,作為見證基督的群體,責無旁貸。

這事工萌芽之時,有許多尋求庇護的人士都是來自中非的非洲人,他們因為種族滅絕、宗教和政治迫害而拚命逃離自己的國家。從二〇一〇年起,尋求庇護者不僅來自非洲中部,也有來自非洲北部地區的國家,如埃及、也門、索馬里和利比亞。埃及是基督徒生活最艱難的國家之一,該國是以伊斯蘭原則立法和治理國家,我們所服務的大多數埃及人,都是因為宗教迫害,而被迫逃離家園的。索馬里的饑荒、也門和利比亞爆發的內戰,也迫使當地人民逃離家園。

因此,九龍佑寧堂在設計事工的發展方向時,肯定了三個階段的牧養,為我們所服務的難民家庭和他們的小孩,提供適切的牧養關懷,幫助他們建立整全生命。

簡單來說,在第一階段,當尋求庇護者來到我們教會時,我們會關心他們個人的靈性需要和心理狀況。他們在逃亡的過程,往往面臨各種創傷性的挑戰。從前是一國的公民,現在淪為在港的尋求庇護者,我們必須提醒他們在主裡的身份:儘管地上的身份改變了,但他們每一位都是上主的孩子,無時無刻被上主深深地愛著。

在第二階段,當他們在香港向入境事務處申請尋求庇護後,仍然會面對因缺乏經濟能力而產生的各種生活挑戰。這時,我們為他們提供實際的物質支援,幫助他們在香港安頓下來。由於缺乏經濟能力,他們的日常活動也受到限制。在這個階段,我們會鼓勵他們按自己的能力、興趣的專長,參加我們教會或本地機構所舉辦的工作坊,讓他們的身、心、靈都有健康的發展。

在第三階段,群體中間會有一些人比較快適應到香港的生活,他們的靈命和生命質素也準備好為上主作見證。於是,我們會邀請他們成為「和平大使」,在不同群體中分享見證。這是一項賦權活動,讓他們從自己作為「尋求庇護者」或「難民」身份中,獲得被肯定和認同而帶來的力量。

事實上,要讓他們感受到別人的熱情款待之前,最重要和最現實的一環,就是要先讓他們接納自己「正在尋求庇護」的特殊身份,認定是上主親自引導他們來到香港。上主不是只為了讓他們受苦,乃是讓他們帶著使命,走在上主為他們預備的道路中,並在逃離的過程中,祝福身邊的人和城市。

超越慈惠服務的外展工作

想像一下,如果一個連床都沒有,需要睡在地上的人,或者一個每天總是要空著肚子的人,他又怎會有精神辨別上主對他的生命指引呢?作為一個教會,我們的確需要支持他們在生命上的實際需要,提供租金支援及飯食支援,這是我們對他們牧養關懷的一部分份。例如,在二〇二二年,我們與 Justice Center 合作,在社區中向難民家庭分發新鮮食物及日常用品。 

但作為教會,我們需要做的不止於此。

難民問題不僅喚醒社會對人道主義的關注,也喚醒了教會群體需要起來,好好地去實踐好客之道。在我們與難民的接觸當中,我特別注意到的是,他們來到香港之後,往往能夠在濟留期間,領悟到信仰的力量。例如,他們會在無了期的等待中學習到忍耐、與家人的關係復和、在苦難中學習堅持等的信仰特質。很多上主美好的本質正正就在這段時間,在他們的生命中展現出來。

為幫助他們內化與上主同行的經驗,我們事工的另一個主要重點是社區教育。我們透過舉辦社區外展的活動,讓尋求庇護者或難民朋友,通過分享自己的逃亡經驗和生命故事,把和平的福音帶給本地社群。

這群流散者的生命,有如在哥林多後書四章保羅所指的瓦器,四面受敵,曾遭逼迫,被打倒,脆弱而且充滿裂痕,但他們的生命有著耶穌從死裡復活的榮耀,在他們生活的艱難之中,透過瓦器的裂縫,發出光芒。作為一個教會,我們有責任讓這光繼續綻放,照亮黑暗。

當世界在譴責難民成為這城市的負擔之時,我們向世界展示他們堅韌不拔的信心。

當世界給難民貼上負面的標籤之時,我們可以告訴世界,他們只不過是一少部份的流散群體,而他們所經歷的故事,卻是多麼真實和殘酷。

當世界都嚷著要幫助遠方烏克蘭的難民之時,我們告訴世界,難民正正就是生活在我們的城市中間。

當教會似乎看不見在本地需要接待難民客旅之時,我們告訴教會,要帶著信心,祈求基督為我們提供所需,開展本地的跨文化事工,服務他們。

一直以來,九龍佑寧堂在難民事工上盡忠,在教會群體中作見證。根據我們與難民同行的經驗,老實說,我們不需要擁有任何實質的東西才考慮發展這事工,一切乃是由心而發的禱告開始。我們沒有甚麼資源,但每當我們要發展各項牧養的活動,就會得到不同教會和組織充足的捐贈,成就及維持事工的發展。

在難民事工中,我們服侍的群體,透過不同深度的參與,彼此服侍,不但領略助人自助的好處,更同時共建基督身體裡的群體互助精神。

道成肉身的基督,賜予人類豐盛和完滿整全的生命。經過十五年的事奉,我們都持續以「豐盛生命」、「整全生命」的方向,牧養整個難民群體。

從去年開始,我們加入了身心學的元素,幫助難民自我觀察身心現象。從身心感知的經驗,到操練身心覺察的能力。過程中著重個人靈性和身體健康的關係,引導他們在活動中,意識身、心、靈的需要,又在分享個人的故事中,治療他們從逃亡經驗和寄居異地所引發的種種創傷。

期望在未來的日子,除了繼續現有的活動項目之外,我們可以開拓從身、心、靈合一的關顧和說故事這方向,牧養整體難民群體。透過結合靈性和聖道,反思信仰與生命,並且將之引用在外展社區教育中,謙卑地與難民同行,共同建立一個尊重人性及和平共融的社群。